生命本身就是場活生生的凌遲.. We're dying..

時間是刀.. 緩慢而不遲疑地奪去我們身體的一部分.. 
今天是視覺, 明天是聽覺, 後天是味覺, 然後是妳/你的行動能力.. 

人像是在行刑台上被五花大綁的囚犯.. 掙扎是沒有用的.. 
歲月如無形的枷鎖困著我們, 越掙扎只會越緊..

漸漸地.. 失去了視覺、聽覺、味覺、行動能力的我們..
像是獨居在黑暗的地牢, 不見天日、沒有希望..

唯一的解脫可能就是...


Jerry H.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