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statement幾乎是一字不漏再抄, 事實上只改一個字: raise, 然後就是刪掉accommodative那半段而已.

然而在projection似乎有一些對於未來指引的線索..

首先, 是Clarida成為副主席, 所以原本長期(Longer run)中3%多了一票
成為6票, 雖不影響其本來5票就是眾數, 但卻讓中位數變成了3%.

Projection as of Sep2018.png

其次, 2019年的眾數有3組, 分別是再升2次、再升3次及再升4次, 都是4票; 而2020的眾數則是在3.5%-3.75%共有6票. 顯示2020的3.5%-3.75%共6票中, 必然包含了2019再升4次的那4票, 這是最鷹派的路線, 用市場理解的講法就是: 可以升得比中性利率(或長期利率)再高一些; 相對來說, 2019年再升2次與再升3次, 則是升到2019年為止, 但2020年也許可以再視情況而決定是否再次升息, 是較不鷹派的路線, 用市場理解的講法就是: 升到中性利率(或長期利率)左右即停止.

當然, 2019年是否升息仍然是由主席Powell與副主席Williams所領導的3位Governors(Quarles, Clarida, Brainard), 加上4位地區president(Bullard, Evans, George, Rosengren)共9人所決定. 然而, 已知偏鷹派的有Powell, George, Rosengren等, 而偏不鷹派的有Brainard, Bullard, Evans等.
 

其三, 假設Powell的FOMC仍按照Yellen的方法每季升1次與Greenspan的方法升到不能升為止, 則到2019年6月底Fed fund target rate可能就來到2.75%-3%, 那麼現在美債應該跑到哪裡??

其四, 按照上次(2006年)與上上次(2000年)的升息循環, 通常殖利率曲線首次開始倒掛或轉負的時間點為升息終點的前2-3次, 而如果FED升息的終點將落於2019年6月至2020年3月之間, 則最快發生殖利率曲線首次開始倒掛或轉負的時間點可能在今年年底至明年年中之間.

 

UST2-10_2006.png

UST2-10_2000.png

按照過去為數不多的經驗, 當升息循環確定結束時, 則應該買入長短期公債, 惟升息循環是否結束較難判斷, 故可以殖利率曲線首次開始倒掛或轉負, 作為先期警示訊號並調整心態, 準備迎接升息循環結束的到來.

另外, 在殖利率曲線首次開始倒掛(或轉負)或可酌量分批配置steepen部位, 因殖利率曲線首次開始倒掛(或轉負)畢竟為"異常"情況, 凡異常必將被修正回來, 只是時間長短(早晚)而已, 故或可酌量分批配置steepen部位只是異常時間有時長達一年多, 而負值更可能深達-50bps不等, 於部位配置與控管上需小心謹慎, 避免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只是異常時間有時長達一年多, 而負值更可能深達-50bps不等, 於部位配置與控管上需小心謹慎, 避免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最後補充一下, 殖利率曲線倒掛(或轉負)其實是果, 而不是因, 故因此能夠成功指引未來的方向...

 

 

其中短率是由FOMC設定, FOMC只看經濟數據, 所以只要數據沒有明顯或在可預見的未來變差, 那麼FOMC就會一直升息.. ""升到不能升為止""

而長率是由市場決定的, 市場看的是經濟成長與通膨, 如果經濟成長與通膨上揚, 就會要求更高的長率, 反之, 如果未來的經濟成長與通膨的"預期"下滑, 便不會要求更高的長率, 甚至會推低長率...

所以, 負的殖利率曲線就在: 短率往上、長率不動甚或往下 的過程中完成了
其隱含的意義是: 現在的經濟成長已經不能再好, 而未來的經濟成長可能變差故必然能成功指引未來市場的方向...

綜此, 還是應該以經濟數據為依歸當經濟數據好到不能再好了好日子就到頭了...根據邊際遞減法則與地心引力, 到達最高點後就只有往下一途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 H. LIN 的頭像
Jerry H. LIN

Jerry's way

Jerry H.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